<bdo id="l6i93"><optgroup id="l6i93"></optgroup></bdo>
    <tbody id="l6i93"></tbody>
    <bdo id="l6i93"><optgroup id="l6i93"></optgroup></bdo>
    <track id="l6i93"></track>
    <track id="l6i93"></track><bdo id="l6i93"><optgroup id="l6i93"></optgroup></bdo>
  • <bdo id="l6i93"><dfn id="l6i93"></dfn></bdo>

    花旗豆奶專用油

    時間:2017.03.16      瀏覽:779      作者:南海食品

    cp_3.png

    測試

    你愛吃的

     關于吃的散文:關于吃

      《知堂談吃》是周作人談吃文章的選編文集,另有《雅舍談吃》相對照。我對此類書雖不是不喜,卻總有些抗拒。就好像以“吃”為關鍵詞在周的作品庫里搜索,回車鍵一按,條目清清楚楚排列眼前,刊印出來,就是這書。主題明確,便于分類,可真讀進去就會不耐煩,談吃談吃還是談吃,就沒一點別的花樣?完全不給一絲柳暗花明的機會,再好的東西,也把人逼死了。所以相較《周作人散文類編》,我還是更喜歡他自編的集子,主題上沒什么相干,只因寫在同一年里,夠了字數,于是出一本書是了。

      閑午翻此書,除開一整本都談吃的壓迫感外,還有一種挫折,因為書中所寫吃食我大半都未曾吃過的緣故。光是點心,就分為干濕兩類,單這干的一類,又有糖屬和糕屬,糖屬中有松仁纏,核桃纏,牛皮糖,麻片糖,寸金糖,酥糖等,而糕屬中又有松子糕,泥棗糕,蜜仁糖,百子糕,玉露霜、玉帶糕,云片糕,當然還有芙蓉糕,月餅什么的,總之看得我眼花繚亂,卻完全不知這名字所指實物到底長得什么樣子,好不好吃。這還只是點心,其他主食菜肴在不同節氣節日又有特殊吃法,可見中國真大,風俗真多。

      前幾天和伽爺談起喪禮,他家在湖北宜城,也算中國腹地,按說不大可能是什么少數遺族,然而人死后卻一律的火葬,發喪時間之緊急,簡直都有點近于無情:早上人剛斷氣,傍晚就已經埋到菜田里去了。這種奇怪的喪禮不奏樂,連孝服也從不穿的,吃完一頓飯便就此煙消云散。有一例子說他鄰居出外打工,幾年后回來上墳竟找不到先母墓地,一包草紙提去又原封不動的提了回來,原因是他們也從不立碑,時間一久,新墳舊墳挨擠一塊簡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真是奇怪。這是我的感想,他聽了我的描述,人死后要設靈堂,要吹奏,要哭喪,目瞪口呆比我更為驚異,可見人務須多行,否則非坐井觀天不可。這倒有點做人的啟示意味,我原意不過是為了說明中國地大物博風俗迥異,為自己不曾吃過這許多東西而遺憾。

      然而,話說回來,不算地域差別,從時間上,我們現在的吃,比之從前是不是確實要簡單無聊的多了?

      城中蝸居人,懶得弄飯,一天之早中晚便全仰賴街邊的小店解決,不是西式快餐就是中式快餐,再就是粉和面,其余則沒有一點別的辦法了。除非泡面或者買兩個面包,但這也不可以算作正餐。正餐我是一定要吃飯的,米飯。米飯要好吃,關鍵在米本身,而路邊小店中的米會好到哪里去?沒有混進小石子便可宣告合格,如果顏色不是發黃而是白亮亮的,則簡直要謝天謝地,如果口感不是和稀泥一樣的黏也不是干燥劑一樣的粒粒脫水甚而咀嚼中有一股米飯質樸的清香,好吧,這是不可能的。至于菜,那只是炒熟了的菜,如果不是特別餓,面對這些胃口是不可能好的。

     

      家里燒菜可不管什么八大菜系,只要燒熟了就可以,并沒有特別章法,卻不知為什么就是好吃的不得了。我小時候最喜歡吃的是馬鈴薯,大概因為不常吃的緣故。也沒有什么特殊做法,無外是將馬鈴薯切開與肥瘦均勻的豬肉紅燒而已。那馬鈴薯是自家地里種的,個頭很小,乒乓球那么大,洗凈從中間剖開就是,皮都不用刮。這樣煮出來的馬鈴薯味道濃郁,不像酸辣土豆絲似的清炒總是太小家子氣。和馬鈴薯一樣處境的是腐竹,它也必須和肉一起燒來吃才可以顯示出它的好,清炒芹菜大蒜什么的實在太委屈它了。

      現在愛吃的是鯽魚。這魚鮮,不腥,肉嫩而活,不像草魚是死肉。怎么燒?這可容易,處理干凈后下入油鍋,煎炸至表面略黃撈出,下姜蒜炒香,魚再入鍋紅燒,放干辣椒,按照我爸的方法似乎加一些辣椒醬效果更佳,然后醬油、鹽、料酒,加水燜煮,水不宜過多,將沒魚身即可,湯汁收干前起鍋,加蔥花。我技術不行,魚皮總沒有完整過,樣子也沒有飯店里好看,味道卻是實實在在,香鮮可口,一餐一條魚我是沒有問題的。說話這魚雖不難燒,燒的好吃卻還有一些條件,首先魚的大小要掌握好,不宜過大,大則肉容易死,也不宜小,太小則盡是魚骨而無肉,一條魚在七八兩重最好;其次一定要現殺,超過一小時味道就不會好了。

      中國人民都是頂會吃的,但好像有一些東西確實被忘掉了,像周作人書里說的那些玩意兒,什么時候我也能嘗嘗呢?從前過年,家里的麻花、散子、豆腐泡、肉圓子,都是爺爺自己炸的?,F在則不可能了,日子過的好了,大灶變小,就連鍋巴都消失不見。往鍋洞里丟兩個紅薯,等著餓了扒出來吃也變得不可能,紅薯稀飯也是很久沒吃到了。

      前面說目下早中晚吃的都很無聊是沒有錯,但正餐之外,還緲有一線生機,南昌的炒粉、瓦罐湯、拌粉都是很好吃的,江西湖南廣西的粉向來有名,湯粉中有桂林米粉和湖南牛肉粉掛帥,炒粉卻是江西來的最好。話雖如此,我卻很久沒吃到正宗的炒粉了。

      我的看法,炒粉的粉是堅決不可以和拌粉的粉一起煮了備用的,拌粉只再過一下水,所以煮的更爛,而炒粉不能,它需要筋道感,否則炒出來黏在一坨,大失風采。另外粉的粗細也很重要,太細不適合炒,不過據我所知廣州就是用粉絲來炒,這又可見出地域對吃的影響,不過味道理所當然要差得遠;粗到桂林米粉那種程度也是不行。再者,一定要以肉配之以小白菜來大火快炒,豆芽、包菜什么的全不合適。我記憶中還是永修的炒粉味道好,大概是因為那里沒有粉,所以粉煮的筋道適中的緣故。

      拌粉學問很大,我不說了,瓦罐湯如何好,我也說不清,就此打住,或等我弄清楚了再來寫。關于水煮我曾經有一篇《南昌是水煮煮出來的》,這里就不廢話。寫吃,不僅要有經驗,還得知道它的來歷、掌故,才寫得既有情又入理,這就難了,我自知沒這功力,且罷手。

      最后一提煮菱角,小時候吃過,最近又得,回味無窮。菱角煮出來是紫色,兩頭尖勾如牛角,殼硬,非上牙咬,擠出來肉粉白,味甘而香,做零食吃再好沒有了。

      關于吃的散文:吃的回憶

      記憶中,小時候幾乎沒有吃得撐腹的現象。我們兄弟三個,兩歲的間隔。母親不定時炸一些油條,用納鞋底的線繩串起來,掛在屋內的墻上,風干得像干燒餅一樣,供我們弟兄三個放學后和玩累了時解饞。雖然嚼得兩腮酸疼,但那絲絲的香味直到現在還在腦海里時不時的浮現出來。由于是‘工分’制,按勞分配糧食,那時我家的生活狀況拮據一些。

      小時候,不年不節時,最盼望的就是生產隊死牲口和集體喂養的豬了。記得有一次,生產隊病死了一頭豬,隊長吩咐全隊‘打牙祭’。像過年一樣,煮肉時,那大料的香味隨風四溢,吸引了不少衣衫不整的小孩。流著哈喇子,圍著煮肉的大鍋,討好地叫著正在燒火的長輩們。高興了的大人,興許打賞一個沒有煮熟的小骨頭塊。拿在手里,得意的看看小伙伴們,慢慢啃上老半天,久久不肯扔掉那本來就沒有多少肉的骨頭。當肉煮熟時,全生產隊雖然挨戶都能分一些香噴噴的肉,但是卻少的可憐。記的有一次我把一個大茴香在嘴里嚼了好長時間,感覺味道和口感不對時才不舍的吐掉了。那時的豬是黑色的鬃毛,身材比較短,喂養一年才能屠宰,可是比較起來,現在的任何一種肉,吃起來,也沒有那時、那樣的豬肉、那種透心肺的香味。

      上學時,早晨從煤火的鐵板上,那烙焦了的饅頭片,和地瓜片,不亞于現在小孩吃的副食品。記得土地承包到戶的前幾年,春節時,生產隊才分糧食,最多我家也就分200多斤小麥,100多元錢,甚至有幾斤肉。平常都是粗糧和細糧在一塊攙和著,想想也不算難以入口。

      我的鄰居家有五個小子。秋忙時父親下地還沒有回來,他們的母親在烙油餅,由于等他們的父親下晌回來才開飯。五個孩子禁不住香味的誘惑,在廚房外面饞的團團轉,最后,老大學著剛剛看電影里的一句臺詞,手一揮,高喊;“弟兄們,給我上,誰搶到誰吃,沖啊!”在他們的母親半打,半罵下,把油餅哄搶一空。等他們的老子回來后,只攤了一些粗面餅充饑?,F在想起,不知是什么滋味…….。好笑的背后或許有些心酸吧?

      記得小時候,還聽說有一個關于‘吃’的故事,是真實的。一個莊稼漢子,在自己的責任田里鏟麥茬。提前讓媳婦烙了一些油餅,切成小小的塊,每鏟一遭麥茬,就停下來吃一塊油餅,然后繼續鏟,他說這樣干活有一個盼望。乍一聽,感到很好笑,可是仔細分析一下莊稼漢子的理論后,你會發現,把人的胃和精神去掉物質刺激以外,還存在了一些什么問題啊?

      過年時,除去穿新衣的喜悅外,就是盼著吃餃子了。臨過年時,早早的就從被窩里爬起來了,幫著剝蔥,刨儲藏的大蘿卜,準備包餃子前的各項工作。到處都是啪啪的剁肉聲,其實也知道,案板上也沒有多少肉。誰家剁肉聲音長就代表著買的肉多,當時,雖然都條件不算太好。還是要一些虛榮的心理和面子的,是啊,老人常常自我安慰說;“窮年不窮節?!?/p>

      五分錢的硬幣包在餃子內,大家都知道,從鍋里盛出熱騰騰的餃子,誰也不敢囫圇吞棗。怕把一年的好運給咽到肚子里了。期盼壓歲錢,走親戚,小孩不知大人的心理,只知道吃一些好吃的,玩一些好玩的。

      少年時,像小麻雀一樣,知道找想吃的東西了。不光彩的摘過別人解饞在自己的地里種的‘稀有產品’,有一點線索就冒著酷熱在地里巡邏。老師說的‘德智體’早拋到九霄云外了,滿足了舌頭的味蕾,填補了胃的空虛。招來的是偶爾的一次訓斥,和父母的責罵。

      第一次接觸到自己認為最美的食物‘燒雞’,兩塊錢一只。有機會讓放開肚子盡情飽餐時,卻怎么也不舍的完全消滅‘它’了。感覺今生今世這就是世界上最美的食物了,吃的多了,簡直是一種不忍的‘奢侈’。

      學校上課老師提問題答不上來時,老師說過,“學的東西,就著饅頭吃下去了吧?!彪m然知道是批評,總感覺學習與吃飯有直接關系。當時,幾乎每家每戶都能吃上饅頭了。副食也慢慢的上了餐桌,可是,卻出現了另一個問題,不知吃什么好了。

      學習成績不好時,有人嘲笑說是飯桶。聽到飯桶這兩個字,聯想,飯桶的作用,喂豬時,不論質量好壞,都是用桶盛豬的食物。估計現在‘飯桶’這個詞,很少用了吧?

      現在,每當飯店點菜犯難時,我就常常想起小時候的生活條件。有經濟觀念的存在,也有懷舊的一面。

      關于吃的散文:吃的文化

      自古道:“民以食為天”。吃是人的本能,是維持生命的第一需要。俗話說:“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编囆∑皆f過:“不管天下發生什么事,有口吃的才能活命,吃上飯才能有勁干活辦事。只要人民吃飽肚子,一切就好辦了?!边@是歷史經驗的總結。生活中一日三餐,誰也離不了吃,因此吃是第一要務,是頭等大事。

      在人們豐衣足食的今天,已經少有人感受到缺糧少食的滋味,也很少體會到饑餓難耐的痛苦。但在舊中國,中國長期處于腥風血雨、內憂外患、天災人禍、生靈涂炭之中,老百姓大多挨饑受餓,從老輩子開始就很少吃過飽飯。沒得吃、吃不飽,啃樹皮、嚼草根,吃糠咽菜,漂泊乞討,是老輩們曾經的經歷。碰上災年,餓死的人不知其數。就連1959年至1961年的“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很多人遭遇了饑荒之苦,因饑餓和營養不良而死亡的人不是小數。老百姓們窮怕了,餓怕了,為了活著,吃就是天大的事,為了吃飯,幾乎付出一生的艱辛。人們開荒造田,開渠灌溉,畜牧養殖,發展生產,也都是為了有口吃的。從過去延續的習慣,人們見面第一句是“您吃了嗎?”這既是禮貌,又是關懷,也有祝福。吃上飯、吃飽飯、吃得好,日子就好過,如果沒得吃,吃不上飯,日子沒法過,生命和健康也難以保障了。


    返回

    杭州南海食品配料有限公司

    地址:杭州市拱墅區康橋鎮康賢路33號3號樓

    郵編:310000

    E-mail:hznhsp@aliyun.com

    浙ICP備12007569號-1     網站建設:鼎易科技

    青青成线在人线免费啪